易我城

He's a Pirate.☠️weibo@白锦堂

【维勇】【HE】流浪者之歌(25)

小提琴手维x钢琴系学生勇,维克托吸血鬼设定

题目来自Byredo的香水 吉普赛之水/流浪者之歌

前文→ 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

司机:加油加油

尤里:明明是我先来的

披集:溜了溜了

BGM→ ハナミズキ 钢琴版的花水木听起来也是很神奇

请让我喊一句 百年好合!

25

但是这其实是个非常普通的世界,即使有吸血鬼也只剩两只,一个普通人身边也不会到处是变态或者杀人狂,所以他们的车停在这有更简单的理由。

 

渐渐有夕阳的光线透过玻璃上的水雾照进车内,他们乘坐的老式车无法从内部打开,勇利却因为思考要不要叫醒维克托这种问题而暂时没什么动作。没一会儿,他们车的油箱一侧就传来动静,有人影在外面,然后这个影子又绕过车前。是他们的司机回来了。

 

维克托因为车门的动静下意识转了转脑袋,如果此时是在床上他大概会翻一个身。勇利觉得维克托好像长长了的头发扫进了自己的脖子,有点痒,他小幅度移动希望能消除这种感觉,结果维克托反而因为这样微小的动作醒了。司机从后视镜看到他们睁着眼,干脆小声解释刚刚的情况。

 

目瞪口呆这个词是该从勇利的脑子里移除,自从他来到俄罗斯以后,总有各种事刷新着他的认知,其中最颠覆的大概就是服务业。他们的车会停下,只是因为在四周一片空旷的贝加尔湖上,没油了。如果他往后看就会发现后面刚好有另一辆车停住,也是因为从那边借来油,他们才得以继续回程。这种事在胡日尔镇的游览司机中似乎已经习以为常,司机重新启动汽车,维克托表示知道了之后就转向勇利。

“早就醒了?”维克托眨了两下眼,勇利看起来虽然疲惫,但是眼底很清醒,“车停了怎么不叫醒我、看见司机不在还挺吓人的吧。”

“比你早一会儿”,他只是在维克托的询问后摇了头“感觉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“也是”,勇利不知道维克托理解到什么,招牌的心形又出现了,“勇利也很难遇到比遇见我更吓人的事了。”

“咳咳咳”,勇利把水杯递给被自己口水呛醒的披集。

 

从时间上来讲他们停车的地方已经离镇子不算太远,重新回到旅馆前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。披集是他们中最活力四射的一个,在他的提议下四个人朝旅店的后方走去,只用步行不到十分钟他们就能到达萨满岩,整个胡日尔镇欣赏日落最美的地方,据说也是萨满教的圣地之一。他们之中也许没人了解这个古老的宗教和它的传说,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沉浸于美景之中。如果单看一座突起在湖面的岩石当然不能算风景,但和擦过天际的晚霞以及冰封的湖面一起,就是绝顶的风景。这一天的晚霞是粉色的,习惯使然披集免不了要抓着勇利一起合照,他们五个人轮番出现在被三脚架架稳的镜头前。

 

天完全黑下去之前,他们打算回去吃晚餐,披集特意先检查了一遍拍下来的照片。一切都很完美,甚至因为角度和冰面的折射,他们看起来像是站立在空中。晚霞也起了作用,照片里每个人都裹在粉色的空气里,尤其是维克托和勇利的合照,只是透过小的电子屏,披集甚至觉得两个人周围还有些粉色的气泡。当然,也有不对的地方,那位让他觉得眼熟的维克托先生在照片里都有些奇怪。等披集埋头走到旅馆时,才回神一抖,那双和蓝冰一样透彻的眼睛和其他人一比,似乎太亮了一些,他的脚步停顿在旅馆门口。

 

“披集?怎么了?”他听到勇利的声音抬起头,前面台阶上站着自己的友人和维克托,他们都回身看着他。披集来回观察了两个人眼睛,又看不出有什么不对。

“没事没事,我就是觉得晚上有点冷”,他踏上一个台阶从另一边搭上勇利的肩膀,“我们快进去吧,克里斯和尤里、奥都在等了。对了勇利,吃完饭来我房间吧?”

勇利想起他们下午没聊完的事,马上就点了头。

“勇利——”维克托的声音来自勇利的另一边,大概是低下了些头,说话时还有些气流吹进了勇利的耳朵,让勇利又像是感觉到了发梢扫进衣领的瘙痒。他的动作甚至没经过大脑,直到手上传来发丝穿过指缝的触感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手正放在维克托的头上。披集已经溜走了。

 

晚餐的氛围是另外一个方向的诡异,他们之中唯一钟爱俄餐的只有尤里,不知道是谁又提起炸猪排饭,把尤里惹得手一撑桌面站了起来。

“所以这里没吃过那个的还是只有我?!”他们上次讨论猪排饭的话题还是在博物馆,而且莫名其妙的被滑雪的话题带过了。

“额……”其他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克里斯和披集大概在心算自己吃过的次数,然后和维克托一起露出了怀念的表情,勇利尴尬的喝了一口罗宋汤。

 

“别喝了,你这个猪、猪排饭!”

勇利被呛到了,他总不能感慨猪排饭总比猪好一点。等他把气顺下来,邀请尤里在回去之后来他们公寓,这场突发的闹剧才开始画句号。

“尤里奥尝过勇利的手艺以后肯定会天天跑来蹭饭的”,维克托倒是摆起了公寓主人的架势,然后马上又狗腿的凑到勇利面前,“勇利我们算算以后收他多少伙食费吧?”

“哈?!我回去明明只要吸——”尤里看到不明所以的披集连忙刹住车转向另一方向,“你以为本来应该住在那的是谁啊?!”

 

“诶???”

胜生勇利想和披集先偷偷解决晚饭的计划再次失败了。


TBC

然后让我们来听JJ啊不mamo唱的花水木 ハナミズキ

评论(10)

热度(95)